翻译论文集

“第一届青年有奖翻译比赛”英译汉译文浅析

发布时间:13/11/06   阅读次数:1467   新闻作者: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 夏耀

  一、首先,先看文章的节奏

  这篇文章第一段和倒数第二段都用了同一句话 “Every Sunday was the same.” 每个星期天都一模一样 —— 洗澡,打扮,对表,等待客人。每个星期天都是这样,时间过得很慢很慢,每分每秒都在苦苦等待中度过。可见,这篇小说的节奏是很慢的,因此,在做这篇文章的翻译时要把握好文章的节奏,多用叠词和让人感觉时间漫长的句子。如:

  第一句:Every Sunday was the same.译成:每个星期天都一模一样。

  Muzz would be walking around, pretending to be busy, all the time praying desperately under her breath.

  译成:玛兹走过来走过去,做出一副忙忙碌碌的样子,心里却一直在拼命地暗暗祈祷着。

  Afterwards, Muzz would walk around, keening softly.

  译成:把他安顿好后,玛兹还是走过来走过去,轻轻地哭。

  最后一句For some, hope dies slowly.

  译成:有些人,希望逝去得很慢、很慢。

  第一句中的“一模一样”,第二句中的“走过来走过去”“忙忙碌碌的样子”“拼命地暗暗祈祷着”还有第三句中的“走过来走过去”“轻轻地哭”,以及最后一句中的“希望逝去得很慢、很慢”。这些叠词都给人以“慢”的感觉,拖长了句子的节奏,这样的翻译比较符合文章的整体感觉。

  把握好节奏就把握好了文章的整体感,特别像这篇慢节奏的文章在翻译中一定要译出它的缓慢和等待的感觉。

  二、下面,我们来分析一下小说中的人物

  无论是长篇小说,还是中短篇小说,都少不了分析时间、地点、人物、起因、经过和结果。但对于英翻汉小说,人物分析是最最重要的。做好人物分析,我们就可以达到“文如其人,话如其人”的效果。

  中国翻译产业走出去第四部分翻译技巧与培训这篇小说共出现了四个人物,分别是父亲、母亲、吉米和“我”。父亲是个不能自理的病人,每个星期天,他都坐在他的高背椅上等待来访的客人。可是,大概是因为他病得太久了,以前常来探望他的客人,现在也不来了。父亲虽然每个星期天都抱着希望装扮,等待,可是总也等不到客人。但父亲没有气馁,仍然坚持等待。由此可见,父亲是一位执著的人。

  在这篇文章里,父亲有六处旁白,通过父亲话语的分析,看一下我们在翻译父亲对话时应注意些什么问题。

  1."I must have a bath today.”

  2."I'll have the tie with the yellow line through it.”

  3."That new shirt, the one we bought just before my illness.I want to look my best and I might as well use it.”

  4."Jimmie, would you clean my shoes for me?”

  5."Now I am ready for my visitors.”

  6"Muzz, Could you give me a hand back to bed? I think I'll have an early night. A little extra sleep never hurt anyone.”

  分别译成:

  1.今天我得洗个澡了。

  2.我要系那条黄带子的领带。

  3.那件新衬衫,就是我生病前咱们新买的那件。我想打扮打扮,不妨现在就把它穿上吧。

  4.吉米,你替我擦擦鞋好吗?

  5.现在,我可以会客了。

  6.玛兹,你帮我上床,好吗?我想我还是早点睡觉吧,多睡一些觉没坏处的。

  通过父亲的这六句旁白,我们可以看到父亲是位讲究穿着,谈吐得体的人。不管对孩子,还是对他的妻子,他的话语都透着谦和与温柔。让读者感到他是一位言谈举止颇佳,且具有绅士风度的父亲。因此,在翻译父亲这六句话时要把父亲的谦和和翩翩风度翻出来,还要注意尽量把父亲的乐观、执著的个性表现出来。做到“话如其人”。

  下面我们来看略带悲观的母亲。母亲在这篇小说中只有一句对白,但我们却可以从她的动作、表情中感受到他的悲伤。

  当父亲等待访客时, "Muzz would be walking around, pretending to be busy, all the time praying desperately under her breath.” 玛兹走过来走过去,做出一副忙忙碌碌的样子,心里却一直在拼命地暗暗祈祷着。祈祷着客人快些到来,祈祷着尽快结束这漫长的等待。

  经过一天的等待,没有人来,母亲把父亲抚上床。“Afterwards, Muzz would walk around, keening softly.You couldn't call it crying; it was more like a high, early soundless wail with no visible tears”把他安顿好后,玛兹还是走过来走过去,轻轻地哭。但你与其说这是哭,不如说是一种极为悲哀,却又哭不出声来、也没有眼泪的呜咽。母亲不敢把悲伤全部爆发出来,她怕丈夫和孩子听到后难过,她自己强压着悲伤,轻声呜咽着。这种强烈、却强忍着的感情,不是一个普通妇女可以承受的。玛兹是一位坚强、伟大的好妻子、好母亲。在翻译有关母亲的句子时,要把母亲对父亲的担心与悲伤准确地表达出来。

  接下来我们来看这对夫妻的两个孩子吉米和“我”。小说中没有直接介绍吉米和“我”的具体情况,但我们可以从字里行间猜出一些东西。我们看这段话:

  “Jimmie, would you clean my shoes for me?” even though he hadn't left the house since the last time they were cleaned.

  But Jimmie would do it and not say a word.

  “吉米,你替我擦擦鞋好吗?”其实,自从上次把鞋擦干净至今,他就没有出过门。

  不过吉米还是擦了,一句话也没说。

  从这几句话里我们可以看出吉米是个懂事的孩子。

  再看第一人称的“我”。当父亲等了一天后,上床休息了,母亲在那儿独自啜泣“‘I hate them!' I would cry.‘我讨厌他们!'我叫到。”可见,“我”还是个思想单纯,不懂得人情世故的小孩子。

  以上是对这篇小说人物的分析。通过对这些人物的分析,我们了解了他们的性格、言谈、举止、性格等。了解了这些,我们在进行翻译时就可以把握他们说话的语气,选用适当的词语,达到“文如其人,话如其人”的效果。

  三、我们再来看一下本文最后一句的翻译

  最后一句是本文的点睛之笔,如果最后一句翻错了,就会使译文大失神采。

  我们来看这句话:For some, hope dies slowly。这句话从表面来看可以翻成:对一些人来说,希望在慢慢地消逝。我们在阅读原文时,可以感受到这个本来快乐的四口之家,由于父亲久病在身而变得痛苦不堪。每个星期天,父亲都要坐在他的高背椅上等待看望他的客人,但是,或许是因为他病得太久,或许是别人怕沾上他的霉运,每个星期天都是空等,但父亲仍然抱着希望坚持等待。受疾病困扰的父亲一直怀有希望固然是件令人称道的事,可父亲的坚持却给家里人带来很大的心理负担,母亲常常为之哭泣,身为小孩的“我”也憎恨那些不来拜访的人。整个家庭充满了悲伤的气氛。所有人都在痛苦中煎熬。如果按这样的感情理解,最后一句似乎可以译成:对一些人来说,希望在慢慢地消逝。但仔细感受一下,这种译法是不确切的。

  实际上,这句话的重心不在dies,而在slowly。生活意志顽强的人,一息尚存,希望不已。即使明知自己已经不能有所作为,也不颓废,至少要以郑重其事的生活态度鼓励身边的人。故事里的父亲就是这样一个不轻易放弃希望的人。如果父亲不坚持,不抱希望,每天坐在屋里等死,母亲和孩子们不维持父亲那微弱的希望,一味地打击父亲的话,那么这个家庭将会更加的不幸。父亲如果垮掉,整个家庭也会随之垮掉。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父亲和整个家庭宁愿痛苦,但一直都抱有希望,只是由于每个礼拜都没人拜访,希望在一点一点地消失。所以,最后一句最好译成:有些人,希望逝去得很慢很慢。这样译才会起到下笔提神,画龙点睛的作用。

  四、最后,我想通过这篇文章谈谈小说翻译的自由度问题

  小说翻译作为文学翻译的一种,有其自身的翻译标准和要求,那么在翻译小说的过程中,应该怎样把握翻译中的自由度呢?应该完全忠实原文,还是可以有部分不忠实呢?如果碰到翻译不顺的地方,应该按原文语序机械的处理,还是应该做相应的调整和增删呢?下面我们先来看一个例子再做说明:

  Afterwards, Muzz would walk around, keening softly.You couldn't call it crying; it was more like a high, early soundless wail with no visible tears.

  这句话如果直译,译成:这之后,玛兹还是到处走,轻声地哭,这不能称之为哭,它更像是一种没有眼泪的,高亢的,过早到来的无声的恸哭。

  这个译法,似乎看起来还过得去,可仔细分析一下,却有很多译得不妥之处。如这个 “afterwards”, 如果按字面意思翻,翻成“在这之后”,会让人觉得翻的不够充分,过于简单。如果把它补好,译成“把他安顿好后”,这样看起来就饱满多了,而且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

  下面一个分句,“Muzz would walk around”,直译是:玛兹还是到处走。根据刚才的上下文分析,这篇小说节奏较慢,所以译成“玛兹还是走过来走过去”比较好。

  后边几句也存在语序和用词的问题。我们应按汉语习惯尽量把它理顺。 “high”不是指声调的高亢,不能译成“嚎哭”“干嚎”之类的字眼,这样跟后面的soundless发生冲突。这里的 “high”指感情的强烈。“early” 也不能翻成过“早到来的”或“初期的”、“早期的”,在这最好把early的意思隐去。

  只有透彻理解原文各项之间的关系,才可能使译文忠实地再现原文的思想和内容,才能最大限度地贴近原文的风格。经过调整后的翻译如下:把他安顿好后,玛兹还是走过来走过去,轻轻地哭。但你与其说这是哭,不如说是一种极为悲哀,却又哭不出声来、也没有眼泪的呜咽。

  再举一例。当“我”看到母亲痛苦的抽泣时,“我”说我讨厌“他们”, “She would stop and look at me as if she had come back a long distance.” 这句话直译译成:她停下脚步看着我,仿佛是出远处刚回来似的。从上下文可知是比喻母亲内心活动的变化幅度很大,刚才还沉浸在极度的悲伤中,几乎不能自持,现在突然听见孩子口中蹦出一句不懂事的话,立即回到理智的思考中来。所以这个明喻如果按表面意思翻就容易出问题。如果译作“那样子似乎是竭尽全力才从悲伤中挣脱出来。”或“那神情就像是刚刚从茫茫思绪中清醒过来一样。”可能比照字面直译更胜一筹。

  从上边两例我们了解到译者必须善于摆脱原文语言形式对自己的束缚。在文学翻译中,译者要想真实生动地再现原作艺术意境,就必须突破原作语言形式对自己的束缚,要做到这一步,往往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需要我们用攻读外语;学会说中国话,写中国文。

  由此可见,文学翻译的自由度与其他实用文体有所不同,文学作品,尤其是小说在翻译中自由度较之其他文体要大得多。在译文内容符合原文的基础上,为了更好的传达小说的整体感觉,如节奏是否合拍、环境气氛营造得是否与原文一致、语言是否流畅、是否符合汉语的表达习惯等,在翻译时可以对译文进行适当的增删和调整。使之从整体上最大限度地贴近原文。

  有人说,文学是艺术的高级形式,尤其是词的翻译,需要音美、意美、形美,是综合性的艺术。文学翻译家要像画家一样使人如临其境,像音乐家一样使人如闻其声,像演员一样使观众如见其人。因此文学作品应该是原作者用译语的创作。


打印关闭

友情链接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09064891号 基于博卡SiteEngine构建 中央编译局翻译服务部 版权所有2001-2010 All rights reser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