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论文集

浅析英汉句法差异及翻译

发布时间:13/12/23   阅读次数:1374   新闻作者: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 谢琳琳 付满

  不同的社会文化孕育着不同的民族,不同的民族有着不同的思维方式。西方人偏向分析思维,在思维活动中,把对象分解为各个部分,逐个加以考察和研究。在语言上,表现为重“形合”,即凭借严谨的形式进行分析。中国人偏向综合思维,把事物的各个方面综合成统一的整体进行思维。在语言上,表现为重“意合”,即根据主观的直觉,从逻辑及上下文中“悟”出关系来。东西方人思维方式的差异充分体现在其句法结构上。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分析:

  一、英语句子的特点是严谨,汉语句子的特征是简洁。

  英语的句子结构十分严谨。无论句子多长也只有一个主句、一个从句或若干从句,一环套一环。主句与从句之间必须有连词、关系代词或关系副词联结。借助各种特有的关系代词进行空间搭架,将各个句子有机地结合起来,构成一串葡萄似的句子。即使使用简单句也必须有主语与谓语,还经常使用介词。汉语则十分简洁,句子没有主句与从句之分,句子之间也不需要连词。句子可以没有动词,也可以没有名词,更不需要介词,但意义十分明确。汉语在表达一些比较复杂的思想时,往往按时间顺序,逻辑顺序,逐步交代,层层铺开,句子结构像一根根竹子一样,一节一节地接下去。

  例如:

  (1) Gathering my mantle about me and sheltering my bands in my muff, I did not feel the cold, though it Froze keenly, as was attested by a sheet of ice covering the causeway, where a little brooklet ,now congealed, has overflowed after a rapid thaw some days since.(Jane Eyre)

  我把斗篷裹紧,把双手藏在皮手套里,我并不觉得冷,虽然天气冷得彻骨;这可以由小路上结的一层冰来证明,现在已经又结了冰的一条山涧,在几天前迅速解冻的时候水曾漫到这条小路上来过。

  这一句英语句子中,主要焦点是“I did not feel the cold”。全句是一个简单句,只有一个主语和一个谓语。全句用了一个状语从句,一个定语从句,两个现在分词,定语从句中又有一个状语从句,一个过去分词,整个句子环环相扣,结构严谨;而汉语则按逻辑顺序,一层层,一点点地把事情交代清楚。

  (2) Armies are to be maintained in the course of long years, but to be used in the nick of time.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

  (3) Just as one stores up grain against lean years, one rears children against old age.

  养儿防老,积谷防荒。

  (4) Everything you say to him goes in one ear and out the other.

  他总是左耳进,右耳出。

  (5) The bright moon climbed high in the sky, showering its silvery light on the ground.

  皓月当空,银光泻地。

  上面句子的对比,十分相似。汉语都十分简洁,不超过十个字,句子没有任何主从关系,而英语每个句子都是主从复合句,必须用连词连接还需要必要的介词。动词有时态、语态的变化,这都说明英语句子结构的严谨。

  (6) What you lose on the swings you get back on the roundabouts;

  失之东隅,得之桑榆。

  这句英语中有一个名词从句作宾语,层次分明,汉语则为简单句。

  通过以上各句的英汉对比可以看出,英语句子一环扣一环,要求十分严格;而汉语比较松散,直截了当。

  英语句子重心在前,汉语句子重心在后。

  在复合句中,英语的主句为主要的部分,一般放在句首,即重心在前;而汉语则一般按逻辑和时间顺序,将主要部分放在句尾,形成圆周句。具体来说,汉语如果有叙事部分,有表态部分,往往先把事物或情况说清楚,最后来一个简短的表态或评论。英语则恰恰相反。

  (7) 时间顺序

  (7a) Mary had gone to bed before John got home

  约翰回到家之前,玛丽已经睡觉了。

  (7b) She wept before I had realized what was happening.

  我还没有意识发生了什么事,她就哭了。

  从以上例句看出,汉语的叙述一般是严格按照时间的先后,而英语则不然,一般将主句放在前边,时间状语从句放在后边。当然反过来也可以成立,但前者更符合英语的习惯。

  (8) 逻辑顺序

  (8a) He has to stay at home because he is ill.

  他病了只得呆在家里。

  这个句子中,主句在前从句在后。主句说明目前的情况,从句说明造成目前情况的原因,重点在主句,而译成汉语则强调因果关系,原因在前,结果在后。

  (8b) His chief contribution was making me realize how much more than knowledge I had been getting from him.

  他使我认识到,我从他那里学到的远不只是知识,这是他最大的贡献。

  这个句子的英汉语对比,可看出英汉语的顺序截然不同。英语中先出现His chief contribution,然后出现具体的分析。也就是先提出主要的结论,再加以阐述,再进行归纳,得出结论,因此重心在后。

  二、英语连词用得多且广,而汉语连词可用可不用

  英语短语与短语之间,句与句之间多采用形合法,要求结构上的完整。汉语复合句的句子结构一般都按时间顺序和逻辑关系排列,语序固定,关系明确,句与句之间多采用意合法。例如:

  (9) 你明天不去,他们会生气的。

  If you don't go there tomorrow , they'll get angry.

  这一句中汉语虽未加“如果”一词,但通过分析两句的逻辑关系可以判断出前句是后句的条件。英语句子必须加上连词if 来表明两句之间的关系。

  (10) 今宵酒醒何处?

  杨柳岸,晓风残月。(柳永《雨霖零》)

  Where'd I be when I sober up ,too soon?

  It will be willowed bands ;dawn breeze or waning moon.

  柳永词中的这两句尽管没有“当酒醒的时候”,但可判断出这一逻辑关系,但英语句子却要加上以when 引导的状语从句以将“酒醒”和整句的逻辑关系说清楚。

  英语多被动,汉语多主动。

  据统计,英语中的被动句的使用频率远远高于汉语。王力指出:“中国被动式用途之狭,是西洋被动式所比不上的。本来,西洋语言也是主动式多于被动式,尤其在英法语里;有些及物动词竟不能有被动式,例如英语的have,当其用于本义时,罕有用于被动式的。至于中国语呢,就有大部分的及物动词不能用被动式了。……‘被’字有‘遭受'的意思。因此,被动式所叙述者,对主位而言,必须是不如意或不企望的事。西洋的主动句大多数可转成被动句,中国则恰恰相反,主动句大多数是不能转成被动句的。”

  例如:

  (11) He is respected by everybody

  人人都尊敬他。(不能译为"他被人人都尊敬")

  汉语常用主动形式表达英语的被动意义:

  (12) My holiday afternoons were spent in ramble about the surrounding country.(Washington Irving)

  每逢假日的下午,我总要漫游周围的乡村。

  中国人习惯于一种跳动、迂回、环绕式的思维方式,而西方人通常以逻辑直线式的方式进行思维。两种不同的思维方式决定了两种语言在句法上的不同特点。英语注重结构、形式,比较严谨;汉语注重意合,比较简洁。在英汉互译的过程中应注意二者之间的差异。


打印关闭

友情链接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09064891号 基于博卡SiteEngine构建 中央编译局翻译服务部 版权所有2001-2010 All rights reser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