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解析新疆翻译行业:日趋红火“钱”景广阔

发布时间:11/04/06   阅读次数:3167   新闻作者:白晨晨 新闻来源:新疆都市报作者

在7月24日结束的“煤博会”上,一位翻译人员(左)正在向外国企业家介绍煤炭机械的使用。

在边疆国际贸易城,外国客商如云。
 
  7月26日是世界语言创立日。据专家分析:日益扩大的对外经济文化交流已在中国催生出百亿元人民币的翻译市场。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大城市,翻译行业被称为“金饭碗”,在人才市场需求上有相当的缺口。在新疆,翻译市场越来越受到关注。最近,在乌鲁木齐市北京路与新医路交界处,一块“纵横翻译”的硕大广告牌置于一处楼顶,特别引人注目,从某种程度上展现着这个行业的日趋红火。新疆的翻译行业是什么现状?本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文/记者 肖君 图/记者 秦鹏卢玉明
  翻译市场潜力巨大
  依据全国翻译市场一年有上百亿元的产值推算,行业人士说,乌鲁木齐翻译市场一年少说也有上千万元的业务量。当然,新疆的翻译产业业务量就更大了,以外贸市场为生,靠贸易往来而红火。
  乌鲁木齐纵横翻译公司的负责人魏强说,因为新疆特殊的地理位置,与中亚周边国家的贸易往来密切,俄语翻译的业务量,占到了这个市场的一半左右。其次是英语,约占20%的业务量,维吾尔语约占10-20%的业务量。其它的是一些小语种翻译
  中国译协翻译服务委员会委员、新疆译协副秘书长、西北翻译产业公司总经理李丹萍介绍说,目前新疆有40多家纯商业化运作的专业翻译公司或事务所,在乌鲁木齐有近30家,粗略统计,全疆从业人员有一万多人,大多集中在新疆的几千家外贸公司,其中也有为数不少散兵游勇式的个体翻译人员。
  据了解,在乌鲁木齐的翻译事务所里,拥有10人以上专职翻译人员的并不多,不少翻译机构仅有一两个工作人员。在“保时、保质、保密”的职业要求下,从事着俄、英、日、法、德等多种语言翻译工作。正规翻译公司普通译员的月薪,一般在三千元左右。一般翻译公司的年产值,多是几十万元,极少数,可达百万元以上。
  “翻译人才每年的需求量在不断增加,专业人才缺口很大,尤其是每年乌洽会期间,许多用人单位纷纷提前招聘翻译人才,俄语翻译在这期间更是供不应求。随着新疆与中亚贸易合作的深入,新疆对翻译人才,特别是对俄语翻译人才市场比较看好。”新疆人才市场的一位工作人员对记者说。
  兼职翻译渐成常态
  已是凌晨2点左右了,新疆一所高校大三的杨雪却依旧在电脑前“奋战”,她正忙着翻译一份贸易合同的文件。说好第二天一上班就要交稿,她必须在此之前将译稿交给校对翻译
  杨雪说,平时课余时间较多,她和许多同学一样在校外做着兼职工作。和家教、培训等工作相比,她更喜欢翻译这份工作:既能利用空闲时间挣点零花钱,又可以多接触外语,在工作中提高自己的外语水平,再加上自由灵活的工作时间,她对此很满意。
  杨雪翻译的活儿有的是周围的朋介绍的,有时候也会直接在网上找活儿干,网上时常会有一些招聘兼职翻译的启事,可以在网上和对方联系,通过网络发送原稿和译文,双方约定交稿及付款时间。但她看到新闻报道中有同行遭遇了不守信用的商家,交了译文,对方却不付酬,所以网上接活,她还是很慎重。她深信,那些没有诚信的商家,在这行不可能长久地做下去。
  “市场有需求,才会有兼职翻译的出现”,曾完成过许多大型翻译任务的小孟表示,在兼职翻译队伍里,大学、研究所的人员数量不算少。目前国内大多数翻译公司都只有少数专职译员,多数翻译任务要靠全国各地的兼职人员完成,兼职人员完成的比例高达90%以上,在新疆的情况也是一样。“这样的兼职工作既为翻译人员提供了就业机会,也为翻译公司节约了人力资源成本,是翻译行业比较常见的操作模式。如果既能满足客户需求,又能增加个人收入,是件双赢的事。”小孟说。
  但也有人质疑,外语水平高只能代表语言基本功扎实,而翻译工作专业性和实践性很强,需要技巧,也需要掌握规律,更需要不断实践、练习、研究、拓宽知识面。因为翻译人才的“专业化”实现并不在学校,而在“职业化”过程中。像杨雪这样的初级翻译,想在翻译领域有所成绩,需要真正投身其中去实践。
  个体翻译收入可观
  新疆一直是中亚各国商贾所青睐的一个贸易基地,由此,也应运而生了大量的俄语翻译。但一些流动个体翻译的不规范行为,已开始影响翻译行业的声誉。
  在乌鲁木齐市美居物流园经营某品牌卫生洁具的王女士说,翻译既是商家的“财神爷”,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外商在中国的“代理人”,常常扮演着中间商的角色。
  一次,一名俄语翻译给王女士的店里带来一位俄罗斯客户,由于不能与外商直接交流,短短两个小时里,翻译从她的店里挣走了4万元钱提成。只要生意能成交,商家给翻译返利是外贸市场的普遍做法,而最终的结果往往是“伙计”赚的比“雇主”多。
  边疆宾馆、华凌市场、国际商贸城的一些商户说,给翻译的回扣一般都在总货值的2%以上,有的甚至达到20%。此外,他们还能从外商那里得到一笔可观的“劳务费”。只要有一点利润可赚,商家就不敢轻易得罪翻译
  李丹萍说,这是翻译行业的潜规则。翻译行业目前的各种潜规则明显违反了翻译职业道德准则中的“保密”和“公平”原则,这种现象在我国东北的边贸城市和浙江义乌等商贸城市同样存在,由于缺乏行之有效的行业指导和管理,还没有一个相应的机构来约束和监督这些违规行为。但对于正规翻译公司来说,其职责只能是参与劳务管理,不能参与商务管理。对翻译的要求是中间者、是“聋哑人”。但对个体翻译的这种行为,新疆译协对其没有任何约束力。当务之急是政府相关部门要建立起严格的翻译服务行业准入制度,成立一个带有管理职能的机构或民间行业组织,来规范管理整个翻译服务行业。
  据悉,西北翻译产业公司等新疆翻译服务企业早已与员工签订禁止私下向客户索要回扣的协议,如接到投诉,一旦查证属实,违反职业道德的翻译将被除名。
  市场准入处境尴尬
  尽管翻译产业渐入红火境地,但目前我国还没有一部专门针对翻译行业的法律法规,对翻译行业统一、完整、系统的政策规范也就难以到位。
  最为尴尬的是,目前我国没有专门的政府部门主管翻译事业。李丹萍说:“翻译不比律师、会计等行业分别由司法厅、财政厅主管。新疆译协属于学术团体,现在的主管单位是新疆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不属于文化或教育部门。虽然我们自己也想成立行业协会,但是研究制定相应的规范等工作很复杂,谁来主管和操作都是问题。”
  乌鲁木齐的翻译产业起步只有十几年的时间翻译市场处于起步阶段,翻译产业发展很艰难,更大的一个主观性的问题是翻译服务队伍的不足,高级专业翻译人才匮乏,翻译在职培训呈现空白,同时翻译产品价值和价格严重不成比例,翻译市场管理亟待规范价格服务质量等问题,需要大力提倡翻译市场准入制度,包括翻译就业准入制度和翻译公司准入制度。
  几年前,中国译协、国家质检部门发布的《翻译服务规范》、《翻译服务译文质量标准》、《翻译服务行业职业道德规范》和《翻译服务行业诚信经营公约》等行业标准已相继出台,但由于客户本身往往不懂翻译的内容,也没有一个可以监督鉴定翻译质量的部门,实际上,这个行业还处在自我约束的阶段。
  业内人士建议,当务之急是政府相关部门要建立起严格的翻译服务行业准入制度,提高准入门槛,符合条件的可持证上岗,一旦发现有失信无德的行为必须严肃查处,情节严重的还可取消从事翻译工作的资格。为此,还必须有管理机构来规范管理整个翻译服务行业,改善这一行业的现状。
  恶性竞争困扰发展
  纵横翻译公司魏强认为,有些人认为懂外语就可以搞翻译,其实除了懂外语,还需要一定的专业知识背景,如医学、法律、金融等领域,没有长期实践,是不可能译好稿子的。翻译最考验人的实际能力,来不得半点虚假。
  李丹萍说,由于入行门槛低,翻译从业人员专业素质良莠不齐,翻译市场竞争混乱无序,很多单位是“一人作坊”或“夫妻店”。大多是1家公司2部电话、3台电脑、几个兼职“翻译”组成的“1234公司”,有的甚至是“挂羊头、卖狗肉”,翻译质量无从谈起,原本与内地相比已经很低的翻译价格也被一压再压,不少劣质翻译产品充斥着翻译市场。一些翻译公司为了竞争不惜打价格战,不断地接受客户的低价要求,聘用廉价翻译,甚至3小时翻译1万字的任务也敢接下来。笔译的价格可以相差2到3倍,口译价格相差10倍以上。
  “小作坊”硬挤进这个市场的原因在于翻译市场是个高利润的行业。翻译公司的成本主要是翻译的人力成本,经营成本很低。一般公司都宣称利润在30%左右,实际利润要高于这个数。
  目前,乌鲁木齐市面上汉语译成英语、俄语是千字200元左右,英、俄译成中文也是200元以下。“如果价格被压低,那么译文的质量肯定无法保证,付出跟回报是成正比的。小作坊式的翻译聘用兼职翻译,人力成本就不高,所以价格低。这就形成了行业的恶性循环,导致翻译企业可能不敢使用中高级人才,进而导致翻译水平下滑。除了小语种以外,其它翻译,尤其是英文翻译,滥竽充数、鱼龙混杂的情况是存在的。”一位翻译人员如是说。
  据悉,国家人事部从2003年开始试行全国翻译专业资格考试,平均通过率为30%。但许多没有翻译资格证的人员也一样在从事着翻译工作,因为没有政府管理机构去监督和约束。
  李丹萍说,在翻译领域,口碑极为重要。对于一个想在此领域长期发展的从业人员来讲,口碑就是Everything(全部)。同时,合理的知识结构和广泛的知识面也是一个翻译所需要具备的,翻译人员还必须有良好的学习能力。
  朝阳产业期望规范
  记者了解到,同声翻译的月收入可达十几万元,被称为外语专业的最高境界。然而,新疆几乎没有考取同声传译员资格证的人员,但个别翻译的业务水平实际上也达到了这个水平。李丹萍说,在第七届亚太首脑会议、乌洽会等会议期间,西北翻译产业公司等就派出了几位高手,在会场进行同声传译。
  新疆翻译协会会长、自治区社科院中亚研究所教授王沛说,对同声传译员最基本的能力要求就有两项:精通两门语言和拥有丰富广博的知识面。此外,专业的同传口译和会议口译还必须具备清醒的角色意识,良好的职业道德、踏实进取的工作作风和处乱不惊的心理素质及天分等等方面。因此,并不是有一定外语基础的人就能成为合格的同声传译人才。根据非官方的从业人员统计,全国同声传译的从业人员数量不超过500人,北京的同传从业人数占到全国的三分之一的比重。而全国中有北京、上海和广州这3个城市有一定数量的同传,其他城市则非常稀缺,乌鲁木齐更是奇缺。因此,新疆翻译行业的服务质量和人才管理有待于进一步提高。
  李丹萍说,随着国际化进程的加快和新一轮援疆的到来,翻译产业无疑是一个朝阳产业。越来越多的翻译企业只有致力于企业标准品牌化的建设,以加大企业和产品品牌在市场上的区隔度。标准化的翻译服务使企业“同质化”的同时,必然产生“差异化”的趋势,形成“你无我有、你有我专、你专我强”的格局。
  魏强的看法也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在他看来,翻译行业的专业化是必然趋势,翻译专业水平提高了,单价才有望提高。“这对客户、市场、译员来说都是好事。目前能做的就是进一步提高翻译质量,使我们的劳动得到更多业内人士和客户的认可。”
  李丹萍说,未来几年,伴随着行业的发展,我国翻译市场应该会像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那样,有一系列法律法规、政策文件出台,逐步趋于规范

打印关闭

友情链接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09064891号 基于博卡SiteEngine构建 中央编译局翻译服务部 版权所有2001-2010 All rights reserve